Home / 撰文 : 芬奇

撰文 : 芬奇

芬奇

《寶貝神車手》公路飛車歌舞片

    電影開始不久,熒幕上逐一打出工作人員的名字,赫然看到其中一位竟然是 Choreography(編舞)? “寶貝神車手”顯然是一套充滿汽車追逐、大盜搶刼的電影,何用編舞?再多看一場,便有點頭緒。隨著背景音樂,主角在鬧市街頭一直走,瀏覽沿途店舖,與迎面而來的路人擦身而過,他不是簡簡單單地走,而是踏著充滿節奏的步代,跳舞般向前行。這段舞編得煞是好看。主角整日耳筒不離身,即使飆車時也一直聽音樂。片中的飛車追逐場面原來也用上編舞,舞者則是汽車、攝影師和剪接人員。《寶貝神車手》的飛車全都拍得流麗悅目,令觀眾看得肉緊過癮。

  《寶貝神車手》不單只舞蹈出色,歌曲元素也甚為豐富。男女主角都是超級音樂發燒友,滿腦子都是心水金曲,又會留意哪些歌曲有自己的名字,總而言之,就是讓音樂在自己的生命中佔據超然的地位。在這齣電影中,歌曲也是靈魂。男主角沉默寡言,經常陶醉於歌曲的世界之中,電影就以音樂來表達他的心情變化。另一方面,飛車時大多配上節拍鮮明的搖滾歌曲,大大提高了車來車往的緊張刺激。

    導演刻意把男女主角的愛情線拍得可愛清純,而男主角遇上的悍匪則惡形惡相,心狠手辣,甚至對男主角造成很大威脅。這兩條主線一柔一烈,對比鮮明,令劇情發展得充滿張力,深深吸引觀眾的眼球。《寶貝神車手》雖然同時集飛車犯罪類型片和歌舞片於一身,但是由於兩者搭配得巧妙精彩,使這齣電影成功跨越了這兩類型電影的界限,成為一齣獨一無二的住作。

圖片來源: www.imdb.com

《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學會如何坦然接受無奈

    看完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後,馬上聯想到類似的兩齣愛情電影「我的野蠻女友」和「觸不到的戀人」。「我的野蠻女友」搞笑好玩,「明天」和「觸不到的戀人」則較為相似,都著重浪漫氣氛的營造。

    先看「明天」的科學成分。好的科幻故事會構造一個與別不同的現實世界。在作者構想的世界裡,控制萬事萬物運行的科學定律與地球的不同,讀者置身其中,反思平日習以為常的定理,從而啓發對日常的生活重新思索。「明天」也提出了一個新穎的時空世界,藉著男女主角的愛情,刺激觀眾細想昨天和明天的時間含義。

    其次是影片的愛情線。片中一對戀人註定不能廝守終老。雖然“現實”是無奈的,但是女主角千方百計以正面的態度面對,終於感動了男主角,使他改變心態。即使如此,由於這段戀情從一開始便已肯定是一齣悲劇,因此亦令電影帶有濃厚的淒美況味。日本人特別喜歡好像櫻花這美麗卻稍縱即逝的事物,因此也很懂得如何拿捏本片的悲美意識。看了這部電影,我學會了如何坦然接受無奈。

    作家張帝莊先生認為一個好的故事會勾起讀者的情緒反應,並且會反覆回想故事。從這個角度看,「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絶對是一齣好電影。

圖片來源:互聯網

《大創業家》既好看、又值得看的傳記電影

    傳記電影不比純虛構的影片好看,原因很簡單,因為主角是真人真事,是真人而不是上天下地、擁有超人意志力的英雄硬漢;是真事而不是剌激緊張、奇幻荒誕的歷險。因此傳記電影很少有出奇不意的情節,甚至不可能出奇不意,因為傳主的生平所有人都知道。結論:如只從觀影角度看,除非你是傳記主人翁的忠實擁躉,否則不會選擇看傳記片。

    然而,細心想一想,傳記電影其實也有它的價值。首先,正正由於傳記電影的主角是有血有肉的凡人,所以觀眾更易產生共鳴(不是嗎?真有其事,不是「老作」的!)、便容易仿傚。此外,先別說電影,其實傳記書藉很值得閱讀。傳主要不是名人便是成功人物,做人做事都很獨特,有很多值得一般人借鏡的地方。但是要讀完一本書頗花時間,看電影就不同了,只消一、兩小時,更不用傷腦筋逐字逐句地讀,輕鬆得多。

    因此,拍得好看的傳記片就不應錯過了。《大創業家》就是一套好看的傳記電影。故事講述麥當勞的創辦人 Ray Kroc的創業經過。看《大創業家》,我們知道最先創辦麥當勞的意念是什麼,以及它如何發展成為全球最成功的快餐店,一般光顧麥當勞的顧客會覺得十分有趣。電影當然還會談及Ray Kroc的奮鬥過程和他的過人之長。不過長處講完便要數一數他的缺點,例如他為了擴張生意便不擇手段,更不理真正原創麥當勞運作方法的兩兄弟的反對,一意孤行。電影亦提到他遇到新歡,便拋棄與他共渡艱苦日子的髮妻。簡單來說,就是事業愈益發展,人性就愈見醜惡,讓觀眾體會人性的予盾和複雜。

    《大創業家》一點都不說教,拍得流輰自然,觀眾既可以認識多點歷史,又能反思一點人性,絕對值得推薦!

圖片來源: www.imdb.com

《最美麗的安排》笑看人生悲歡離合 峰迴路轉回首得失

    電影的開始並非在銀幕上,而是在於它的名字。未電影前,我們全靠片名去想像電影的內容和含義,我們從片名幻想電影。看完電影後,我們反過來用電影評價片名,它改得恰當嗎?它會不會加深我們對電影的解讀?一個出色的電影名字,既能塑造我們的期望,又會刺激我們對電影的反思。

    “Collateral Beauty”就是一個頗有深意的名字。Collateral 的意思是指因某事而連帶發生的事情。由於這個字經常出現於 “collateral damage”一詞 (這也是2002年上映的阿諾舒華辛力加電影名字),因此容易令人聯想到 “殃及池魚”的意思。從這個意義看,collateral 又怎能搭配 beauty呢?看完電影後你便會恍然大悟,穿過人生中的悲情,你會看到一片淒美的境界。我們中國人的 “禍福相依”就是這種況味。

    故事中的三個主角是人生的大哉問—“時間”、“愛情”和“死亡”(但是在銀幕上它們只是配角)。老掉牙的問題還是可以看出新意思的。有關這些命題的討論是無止境的,因此經過導演的處理,觀眾仍然會有所啟發。在這方面,電影令人不期然聯想到狄更斯的不朽短篇傑作 “A Christmas Carol”(小氣財神)。孤寒財主 Scrooge碰上屬於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三隻聖誕鬼,令他頓悟人生的真諦。“最美麗的安排”也有異曲同工的安排。

    電影的內容雖然頗為沉重,但拍攝手法卻特意輕鬆,藉此呼應故事的中心訊息。其實人真的需要快樂,才能夠面對人生不斷的打擊。到了最後,電影的結局有出奇不意的twist,筆者覺得可媲美電影“鬼眼”的震撼,臨完場的新發現帶來了範式轉移 (paradigm shift),觀眾不得不重新回想整部電影,驚喜之餘,更要再深一層地反省影片的主題,是近年少見的電影上佳收結!

圖片來源: www.imdb.com

《魔海奇緣》走一趟心靈環保之旅

    《魔海奇緣》是一齣賞心悅目的電影—賞心:令人看得開心和舒暢;悅目:畫功精湛,色彩瑰麗。故事的女主角Moana是一個波里尼西亞人(Polynesian),他們精通航海,族群散播的範圍很廣,遠達新西蘭、新畿內亞、所羅門群島和菲濟等地。劇情乃一貫的迪士尼,女主角排除萬難,與半神人(Demigod) Maui一同把大地之母的心歸還給她,使萬物再次欣欣向榮。情節雖屬意料之內,但影片透過細節烘托出主題訊息的心思卻出乎意外地精彩。

    故事的中心思想是時下熱門課題—回歸大自然。在大自然裡,各種生物共生共榮,不再以人類為本位,因此電影以很多動植物擔當角色,好像咯咯雞(是本片的搞笑能手)、椰子(機動勇悍的海盜兵團)、魔鬼魚(主角嫲嫲的化身)和寄居蟹(生性貪婪的壞蛋)。不但如此,除了生物以外,連沒有生命的海水也變成Moana的貼身保鑣。

    波里尼西亞人航海技術高超,卻無須依頼任何工具,僅僅靠周圍環境提供的線索,例如風向、水流的冷暖,以及星宿的位置和遠近,便能縱橫四海。由於科技發達,人類已漸漸忘卻大自然給予我們的重要訊息。

    在片末出現的火山怪魔,原來就是大地之母,只因失去了翠綠的心,才變成大魔頭。其實現代人何嘗不是一樣?由於物慾熏心,只顧追名逐利,我們漸漸失去了純真的初心,變得經常怒氣沖沖、氣騰騰。大家是否也應該努力追尋自己失落已久的純樸心靈,讓自己重得喜樂?

    平日人們提到環保,大都著眼於實實在在的地球環境,但是其實我們的心靈環境也需要環保。《魔海奇緣》情節清純,沒有後現代電影經常玩弄的平行宇宙、文本解讀、多重身份等複雜沉重的議題,令觀眾輕鬆寫意地享受官能刺激,兼同時體驗心靈環保的美妙,算得上是一趟心靈環保之旅。

圖片來源: www.imdb.com

《天煞異降》科幻寫作從天而降

    還以為《天煞異降》(ARRIVAL)又是一套外星人襲地球的影片,看過後才知原來這是一齣飽含哲理的科幻電影。影片改編自Ted Chiang的科幻故事“Story of your Life”。作者希望刺激讀者思索語言的本質和命定論 (Determinism)。

    電影拍得甚為出色。首先是全片的氛圍,遊離於詭秘與虛無之間,十分切合故事的命題。其次是劇情推進張弛有度,由𥘉次接觸外星人到破譯其語言,謎團像洋䓤般逐層剝開,過程引人入勝,可媲美偵探破案,卻不會有越挖越心寒的感覺,觀眾反而能夠感受到原來人類無法理解的事情也有其難以言喻的吸引力,我們更不應忽視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

    主角的女兒名叫Hannah,當中大有文章。因為Hannah是一個迴文 (palindrome),即從頭讀起或由尾讀過來都是同一個字。除了詞語外,也有迴文句,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描述拿破崙英雄末路的那一句“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迴文的特色是開始即終結,向前和退後殊途同歸,這恰好契合故事有關時間的主旨,可堪細味。

    電影雖然拍得好,不過卻省去了原著故事的一些重要情節。在故事中,男女主角雙雙合力才能破譯外星語。由於女主角是語言學家 (linguist),重視人文關懷,認為透過溝通才能解決問題,而男主角則是理論物理學家,擅長科學思維,作者以此帶出文理互補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影片沒有解釋男女主角最終為何離異,而兩人分手的原因正正是故事希望讀者思考的重點!因此,電影的終結,也許正是文本的開始,不妨找來Ted Chiang的原著細讀參詳。

圖片來源: Youtube截圖

《走音歌后》歌后走音 伴奏難堪 笑聲淚水二重奏

    《走音歌后》講述美國名媛 Florence Foster Jenkins熱愛音樂,縱然五音不全,卻本着大無畏的精神經常獻唱表演,而且更曾在全美最負盛名的卡內基音樂廳 (Carnegie Hall,古典音樂殿堂,演奏家的朝聖地) 演出。Jenkins出身上流家庭,為人樂善好施,很多名人都是她的朋友。在電影中出現的名人就有 Arturo Toscanini (世界級的意大利指揮家,音樂造詣深厚,他的藝術家脾氣名聞遐爾)、Cole Porter (美國著名音樂劇(musical)作曲家,作曲填詞,樣樣皆能) 以及其他音樂家,看完這部電影便會認識不少美國二十世紀中期著名的音樂家。

    Meryl Streep梅姐扮演Jenkins,當然手到拿來,最出色的部分就是扮走音,每次一開腔便令人忍俊不禁。但更加不得不提的是鋼琴伴奏一角。他琴技高超,見工時以聖桑的「天鵝之歌」(來自「動物嘉年華」組曲 (Carnival of the Animals),通常是表演的壓軸曲目,故Swan Song又稱「離別之歌」) 深深打動Jenkins,馬上獲得聘任。詎料上工後才知中招,每次伴奏都要強忍Jenkins的驚人唱工,哭笑不得(哭還可以,笑則萬萬不可)。演員 Simon Helberg演來七情上面,是整齣電影的搞笑亮點。

    好電影當然也要笑中帶淚。原來Jenkins年輕時便因第一任丈夫而染上梅毒 (syphilis),當時的梅毒病人壽命通常都很短,但Jenkins卻奇蹟地存活了很多年。秘訣原來就在她對音樂的熱情。那份超乎常人的熱情,也許已迹近盲目,所以她連自已是否走音也不知道。也只有這份濃烈的熱情,才足以令她不介懷觀眾是欣賞還是嘲笑,也令她的生命一路走下去。

    影片開頭提到她經常帶著一個公事包,裡面卻不知道裝着甚麼重要東西,到後來終於開估,這令我想起了契訶夫 (Anton Chekov,俄國著名劇作家和小說家,其短篇小說舉世聞名) 一個有關戲劇的理論。他認為“若在第一幕時牆上掛著一把槍,到了第二幕便一定要開槍,否則便不應讓這把槍出現。「走音歌后」的公事包就是一把響亮的契訶夫手槍,以後看戲時,不妨多留意有沒有未發射、或走火契訶夫手槍?

圖片來源: www.imdb.com

《漫漫回家路》地球因科技而縮小,人情受電影獲啓迪

    看到《漫漫回家路》裡面男主角Saroo日以繼夜、長年累月地用 Google Earth企圖找出他小時成長的村落,覺得有點匪夷所思。上網查看,發現原來竟然是真人真事*。現實中的Saroo多年來以Google Earth 把可能的鐡道線路逐一視察,雖然是大海撈針,成功機會渺茫(自己的記憶是否可靠?家鄉的景物經過這麼多年會否已面目全非?Google Earth這個方法是否真的行得通?)可幸皇天不負有心人, Saroo經過六年的堅持不懈,終於奇蹟地追查到兒時失散的地方。

    Saroo誓要找回生母,全憑一顆無比堅毅的心。收養Saroo的一對澳洲夫婦,選擇不生孩子,卻偏要養育不是己出的孤兒,好拯救兩個活生生的不幸兒童,這又是多麼高尚的情操!「漫漫回家路」不但讓我見識到科技的威力,更令我感受到人性的光輝。Google Earth真的神通廣大,改造了我們的生活,讓我們可以做半個 armchair traveller;但好電影卻直指人心,能夠改造我們的生命,令我們做個更完美的 social being。科技助人重返家園,藝術更可以引領我們重返心靈的家園,彰顯人性美善。

圖片來源: Youtube截圖

《點五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一部以棒球為題材的電影為何會叫做《點五步》?原因有二:其一是表示「半」步。常言道凡事踏出第一步很重要,但原來任何改變(不論好壞),由先前的狀態萌生出新的狀態,只要變動一出現,哪管是一步還是半步,也同樣舉足輕重。片中性格內向的男主角阿龍,一旦鼓起勇氣踏出半步後,便成功突破自己原有的局限。相反,他的死黨細威(由胡子彤飾演,他是貨真價實的香港棒球代表隊成員)卻由於行差踏錯一步半步,便斷送了自己的人生。

電影中的棒球隊「沙燕」真有其事,乃是1982年沙田基覺小學的球隊(沒錯,是小學生而不是中學生),橫跨城門河的「沙燕橋」就是為紀念該隊而得名。

校長(廖啟智飾演)創立棒球隊,是希望藉此激勵一班頑劣的 Band 5學生奮發向上。 電影亦沒有故作清高地美化學生,而是如實地呈現這班學生的劣行。年輕觀眾因為能夠看到真實的一面,反而覺得更過癮,更易代入。順帶一提,片名「點五步」的第二個意思也是與這班學生的「曳曳」行為有關,這裡無謂揭穿,還是讓觀眾自己找答案吧。

像我這些不太認識棒球的觀眾,看日、台的棒球片大都沒有甚麼共鳴。但「點五步」對棒球的著墨則適可而止,拍來絕不沉悶。恭喜這套電影,打出一個漂亮的全壘打!

圖片來源: www.facebook.com/weedsonfire

《暗色天堂》錯綜複雜的你、我、祂

    張學友飾演一名身兼牧師和公司領導人的事業有成鑽石王老五,林嘉欣則是他公司的一名小職員兼他教會的成員。兩人其後發展出一段充滿恩、怨、情、仇的微妙關係(這段關係讓我真正明白什麼叫“微妙”!)電影提出“人只會看到想看的事,只記得想記的事”,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亦因而變得很複雜。但是《暗色天堂》有更大的野心,它還滲入了宗教的元素,張學友和林嘉欣各執一詞,雙方都認為自己的想法才對,兩人都是虔誠的教徒,遇到困惑時當然求助於神,但神又是否能夠為信眾解開內心的予盾和衝突呢?天堂也許並不如所想像中光彩明亮,而是暗啞失色?這齣電影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認真思考這個可能沒有答案的問題。

    電影的刻劃十分細緻,對人性觀察入微,即使是塑造配角角色,也能入木三分。黃秋生飾演的大律師,為張學友辯護。在庭上他辭鋒銳利,兼且能夠洞察對手說話的破綻。他又對張學友道出法庭上的爭勝要訣—“Case是要「打」才會贏!”,完全演活一位 “挑通眼眉”的大律師。另一個搶眼的配角是林嘉欣的女同事,為人巴辣,喜歡在老闆背後說三道四,有鑊要孭就卸給同事,十足十的八婆 OL!導演以速寫的配角,反襯兩位工筆的主角,妙著!

圖片來源: www.facebook.com/HeavenInTheDark

《踏血尋梅》現代人孤寂考

    看完《踏血尋梅》,心頭就像被一塊龐然巨石重重壓著,久久不能釋懷,感覺很是鬱悶,我不禁問: “導演用意何在?”

    影片開始不久便已透露兇手和案發經過,讓觀眾不用找兇手,專注思索兇手的殺人動機。兇手殺人手法冷血殘酷,叫人齒冷,一定是個喪心病狂的變態殺手!再看下去,便會發現真相恰恰相反。

    導演一向喜歡探討現代人的孤寂。主角王佳梅新移民的家庭背景,加上生活壓力,令她鬱鬱不歡。失戀的沉重打擊,成為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草,她覺得生無可戀,主動請求兇手幫她了結生命。兇手答應了,讓她得到解脫。兇手“娓娓道來”碎屍的過程,我們彷彿親歷其景,驚憟之餘,卻同時“參與”了解救王佳梅。好了,她得償所願了,同樣孤寂的兇手呢?他不惜自己永不超生來幫助死者脫離苦海!

    戲中的臧 Sir (郭富城飾演)提示了 “踏血” 以外另一條可能的 “尋梅”之路—他把用來隔開自己與外界的窗帘打開,讓陽光照進來,更把視線望出去。此外,他一向喜歡在案發現場拍照,但永遠只是自己的單人照,電影結束前,他也終於與人並肩合照了。

圖片來源: Youtube截圖

《三人行》談資料搜集

    受傷就擒的猂匪𥘵護同僚的幹探,再加上狀態失準的腦科醫生,三人的角力貫穿整齣電影。一貫的杜琪峯,透過對白、角色和劇情的衝突營造澎湃張力之餘,導演還刻意安排一場影像詩意的浴血槍戰,電影的推進收放自如,娛樂性爆錶。

    電影另一值得一談的地方是它的資料搜集。筆者友人近期剛動過腦手術,這部電影有一兩場手術場面,竟然讓他補足自己在全身麻醉後看不到的種種手術情景,例如以鋼錐固定頭顱的裝置(筆者友人出院後發現額角有一圓點傷疤,百思不得其解,原來這是 “元兇”!),還有用來鑿穿他的頭顱骨的電鑽究竟是甚麼模樣。不過,最重要的是讓他親眼目睹醫生在手術時需要應付的突發事件,醫生的決定關係到病人最終能否順利完成手術。友人由於是過來人,認定戲中所描述的情景千真萬確,體會的震撼與知道要接受手術不遑多讓,但因而亦令他更感恩能夠平安出院。

    筆者聽完友人的觀影經歷,芧塞頓開,體會到虛構的劇情,還要配合堅實的背景,一陰一陽,方能直指人心,產生動人劇力。 “三人行”果然“必有我師”。

圖片來源: Youtube截圖